全站站标右侧矩形
江苏灌南县政府未补强拆 法院巧判“葫芦案”
2018-07-05   145次

2017年5月27日,对于江苏省灌南县人民西路116号房屋的主人方华平、张权英夫妻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早上八点左右,多名特警突然暴力冲进家中,其中四名强行将光着脚的张权英抬上车,直接送到曹庄村村委会办公室,过程中多次警告威胁:“不要动!动就打!”其余大群特警直接冲上二楼暴力驱赶房主之子方大伟。待房主方华平赶回家时,灌南县县长商振江、副县长张友明、人大副主任王晓焰、信访局局长涂红祥、公安局副局长朱亚、新安镇镇长孙宇等人正率相关人员强拆房屋,所有物品均不知去向。没有任何安置措施,没有任何法院裁决赋予政府部门可以强制拆除的执行文书,然而房主的家就这么没了,屋内的身份证件,银行卡及现金都不知去向。张权英至今仍住在村委办公室里,政府既不解决也不安置。

  

 

  此前,在同一拆迁地块上的1.88亩农田,在2013年5月7日上午六点半,原应急指挥中心指挥长胥小舟、原县政法委副书记涂红祥、原拆迁办主任孙宇及特巡警大队长朱建华等,带领多辆警车强行占领,为维护开发商在方华平、张权英的土地上强行施工。场面一度紧张,几名特警将农田的承包人方华平强按在一旁,在挣扎中他的衣服被扯破。对此,灌南县人民政府相关负责人仅口头承诺 “跟房子一起计算”。多年过去,无论事主怎样要求,政府都没有任何补偿或安置。

  

 

  自此,方华平夫妇为了被强拆强占的房屋及土地四处奔波,主张其合法权益,但维权的道路却是无比艰辛的,这种艰辛不仅仅在于向政府及开发商要回自己的房屋和土地之难,还有政府各部门里魑魅魍魉至极的手段都接踵而至。 为了达到低价拆迁的目的,灌南县审计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一起枉顾事实,选择性办案,多次核查方华平原先任职却早已破产清算的公司的账目。为了找出所谓的“把柄”,达到某些人的非法目的,方华平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拘捕。羁押期间被多次疲劳审讯,几次生病不医治,在狱中被打时摄像头都是关掉的。在羁押期间,时任灌南县政法委副书记涂红祥、公安局副政委梁中平、经侦大队韩伟等人多次违规到灌南县看守所找方华平谈所涉房屋的征收补偿。2013年10月15日上午10:30左右,约方华平之子方大伟进入看守所商谈征收补偿一事。(有当场长达48分钟的录音)见方华平还是不同意,县委办公室主任兼拆迁办总指挥王晓焰和涂红祥一起到看守所:“只能给你两套房。”两套房大约只有300多平方米,而方华平家的房是1035.61平方米,因此方华平还是没有同意。灌南县各部门相关人员联合施压,逼方华平就范,接受不合理补偿。

  此招没有奏效,前文中除王晓焰外的其他人员,又于2013年10月30日晚下班后的时间里,组织与方华平关系早已僵化,且多年没有来往的哥哥方二平等人,威逼方华平将其价值2000万的房产以590万的价格同意在2013年11月10日前拆除,涂红祥承诺合同里只写520万,其余70万以现金给,并强迫方华平同意520万由方二平暂管,房屋在约定的时间拆了后再和70万现金一起给方华平。在强迫方华平抄下承诺书,签下空白合同及支票等文件后,他们收走了全部材料。就这样,在其他家人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当晚方华平被强迫做了以上的事情外,被不知缘由的保释出监了。当晚涂红祥亲笔写下的承诺书里异常“高明”地将实际日期2013年10月30日写成12月30日,但“现保释其出监”足以证明当时的日期即是方华平被强行取保侯审的日期,即2013年10月30日。(后附相关人员证言、承诺书等)此外,令人费解的是,方华平是晚上才签的支票,本人并没有支票,也无法领钱。同一日期镇长孙宇县财政批款520万,当日钱却由方二平代领走。520万元巨款至今不知下落,钱不见了,却说是方华平家领走了钱。这又是上演的哪出戏?

  

 

  两招过后均未奏效,在方华平被强行保释2个多月后,政府方面加大了对方华平的“司法”力度,方华平直接被再次收监。 方华平系原已破产的江苏省灌南县有限公司董事长,但被审计、经侦、检察院、法院等部门奇巧地合并了汪洪奎(同案另一被告,系原公司同期董事)的金额,最终以国家非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方华平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而王洪奎受贿42000元分文未退,远高于方华平涉案的金额5260元,刑期却只有两年十个月,远低于方华平。这绝不应该是司法精神所追求的公平正义!方华平不服上诉至连云港市中院,同样发生在两审过程中的是,一二审法官几乎全程要求方华平的辩护人禁言,辩护律师几乎没有发言的空间。结果是“理所当然”认定方华平构成犯罪,并予以重刑。(详见(2014)南刑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书)各部门联合的组合拳,在精神上严重打击了方华平及其家人,但是依然坚信法律是公正的他们,坚持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问题。在房屋征收过程中,法律赋予了权利人可以选择要求置换房屋的权利,灌南县拆迁办第一次找方华平商谈的时候袁姓主任曾承诺可以换六套上下的门脸房,方华平回复考虑一下。之后,拆迁办换人,各部门就联合起来对付方华平家了。

  政府相关部门以为拿到方华平被强迫签署的空白合同,就可以掩盖其强拆的合法外衣。然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处置重大财产,须经得夫妻双方同意方可处置。其夫妻共有的房屋当然属于重大财产,这份被强迫的协议本身也是无效合同。方华平妻子张权英事后向政府部门递交书面通知不认可该份协议,并且在全国性的报纸上登出公告,多次要求信息公开,政府各部门一直拒绝并推委此事,因为从未亲眼见到过此协议,所以无从起诉。2016年9月26日,灌南县房屋征收局向方华平下发《告知书》称:“你户房屋已于2013年10月30日与我局签定征收协议,房屋补偿款已领取,请你户于2016年9月30日前搬空房屋,否则后果自负。”方华平家没有人领过拆迁款,张权英也从未签过任何协议,故张权英诉到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要求裁定撤销此《告知书》,并裁定《告知书》中的协议为无效合同。

  

 

  庭审中,住建局供认没有协议。没有协议还可以下《告知书》?法未规定不得为的原则哪里去了?而法院以《告知书》是“依行政行为行使的通知事项,对起诉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不能提起行政诉讼。起诉人要求认定告知书中所称协议为无效合同的诉求亦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为由,裁定不予受理。(详见(2016)苏0706行初第203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刚生效,紧跟着房屋就被强拆了。

  

 

  房屋被强拆后,方华平夫妇先向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要求灌南县人民政府信息公开的诉讼,法院以方华平夫妇向灌南县人民政府邮寄信息公开申请书的地址写成“灌南县县委办公室”为错误之由驳回诉讼。事实是,灌南县人民政府和灌南县县委办公室的地址和门卫都是相同的。而这时,党政县务就是要分开的。方华平在看守所里的时候就是党政不分的。方华平夫妇只好重新再寄至“灌南县人民政府”。在多次催要后,灌南县人民政府还是拒绝公开信息。为此,方华平夫妇再次诉到中院。中院立案庭以诉求没有针对性为由要求修改起诉书,口头拒绝了诉讼。方华平夫妇准备近期再次提交诉状。

  与此同时,在诉讼时效届满前,方华平夫妇二人向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灌南县人民政府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诉讼期间,主审法官先向代理律师提出撤诉的要求,后仅根据灌南县人民政府提供的没有签字没有盖章不知何时制作的会议纪要,以起诉主体不适格为由驳回了方华平夫妇的起诉。(详见2017苏07行初92号行政裁定书)本案的关键在于,原告当场录的录像、照片全不被采信。会议纪要这种随时可以制作的文件,在没有盖章、没有签字、疑点重重的情况下,却被采信。县长和各局局长都到场了,却说是房屋征收局一家行为,这明显罔顾事实、有违法律原则的裁判在国家三令五申的情况下还持续发生,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国家所提倡的“法治”首先应该渗入到政府人员的心中,只有政府守法,执法者做到法治至上才能真正地实现法治。否则,像方华平夫妇依法主张权利,执法部门却无视法律公平公正,法治又从何谈起呢?方华平夫妇拿着已提交上诉状,感叹的说,我们相信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我们将继续关注此事发展。


在线客服
客服QQ号:2504849878
山东济南市人才招聘网
//人才联盟 //统计代码